《製造基督》劇本閱後感(五)

Berkoff在挑戰甚麼?

《製造基督》英文名為“Messiah(Scenes from a crucifixion)”,它的對焦在於耶穌為世人釘十字架一事上。新約聖經寫耶穌、十字架、寶血、赦免等等,這些都是基督教重要的概念,亦是現代基督教的的支柱,是與信徒溝通的符號。

既然是有意義的符號,其背後的含意多是普遍認受的。不過,Steven Berkoff卻嘗試為這些符號賦予另一些意義。他問觀眾,究竟耶穌是神子(會變成光、變成喜樂,為世人而死)、是政治犯(猶太人與羅馬之間的政治角力),還是操縱者(為了滿足舊約先知而要上演一場「大龍鳳」)?

全劇的第一場和最後一場最接近普遍大眾所理解的圖畫,耶穌在十架上受難,士兵就侮辱祂,稱祂作「粉皮」、「仆街」。同時,耶穌就在痛苦中宣佈「我變得喜樂/我變成光/我重生啦……」。這裡描繪的是耶穌為世人捨身的偉大,先道出普遍認受的理解。之後就一口氣舖排多13場(分兩幕),從比拉多、瑪莉亞、猶大、施洗若翰、撒旦、祭司等人的角度設入,挑戰大眾的理解。到最後一幕時,雖然畫面上回到起初的設定,受難的耶穌和藐視的士兵。不過,這首尾呼應的用意在於為觀眾提供思考的空間,反思全劇不同的觀點,挑戰我們對既有「基督教」的觀念。

可是,這挑戰是有限制的。要完全改變一個宗教符號的運作十分困難。現代有不同作品如《達文西密碼》、《聖經密碼》,甚至是不同的考古發現,例如猶大書、耶穌私生子等等,都在嘗試挑戰基督教的權威。只是,這宗教的地位依然牢固。為什麼 ?

一方面,教會力量會設法鞏固自己的勢力,例如此劇中祭司的一段獨白說「我們的權力由無知的厚牆保護,加上深刻的偏見、謊言與愚昧/真相就像洪水一樣聚集勢力,破壞這幅厚牆,所以一定要制止它…..」,另一方面,宗教的確從靈性上為信眾帶來安心(例如被原諒、被赦免、上天堂等概念)。這些加在一起,令基督教牢不可破。

如此,Berkoff在挑戰甚麼?是宗教本身?還是信徒們?Steven Berkoff 本身是猶太人,相信塔爾穆德。從這背景看,他不似是一位無神論者,到處破壞宗教的起源。那麼,他在挑戰信徒嗎?劇中,當耶穌釘上十架後,寫了幾名門徒的獨白,「我們知道要如何去做/我不肯定/但是覺得可能……」等等猶豫不決的說話,顯示了連最接近耶穌的門徒都有信心不足的情況。信心不足與無知很接近,一旦信徒變得無知,人云亦云,不會自己了解聖經而輕易相信教會或別人的理解,就會輕易被他人利用,就如上段祭司的引文所見。 因此,此劇可理解為在挑戰信徒的習慣—人云亦云,還是明確肯定自己的信仰?如果我告訴你耶穌的事蹟只是被製造出來,你就會對你一向相信的宗教有所動搖,那麼你一直信的是甚麼?別人的理解?自己的理解?

「這些愚昧的人,你們需要的是信心 !」劇中的耶穌對門徒大喊,這亦是 Berkoff 對觀眾的挑戰。

梁皓然
學生



Related Posts:

《聖訴》劇本閱後感(六)
《聖訴》劇本閱後感(六)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聖訴》劇本閱後感(五)
《聖訴》劇本閱後感(五)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聖訴》劇本閱後感(四)
《聖訴》劇本閱後感(四)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