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基督》劇本閱後感(二)

筆者在接到同流的中文翻譯本前已對作者Steven Berkoff原著及啟發他的聖經學者Dr. Hugh Schonfield有所涉獵,知道二人的猶太人及錫安主義者的背景,而劇中又處處反擊反猶主義之論據,於西方社會處境下演出,政治已溶合於戲劇之內,十分惹火,至於此劇放在香港演出又會否對宗教及政治撃起甚麼爭議,頗為令人期待。

作者在此劇刻意照錄了大量聖經中耶穌的說話及對耶穌生平的事件去重構耶穌被釘十字架的來龍去脈。作者重構的視角,是視耶穌為一位為猶太復國的狂熱份子,以傳道和上十字架的假死假復活為秀,企圖令當時已亡國並被羅馬人管轄的猶太人,認同耶穌乃七百多年前先知以賽亞所預言的彌賽亞(即基督)降世,為要凝聚四散而分派的猶太人,群起對抗羅馬政權,恢復猶太人自己的國家和宗教。正如劇中的耶穌對門徒承認:「彌賽亞永遠唔會嚟,所以我哋要製造一個。」重構的手法上,作者在聖經沒有說的空白地方作了大膽的猜想,以政治的耶穌去重新解釋耶穌的言行及上十字架的政治動機,否定了聖經作者對耶穌的人和事的評論,亦不按基督信仰(包括天主教及基督教)二千多年來對耶穌的詮釋。這樣的一個重構,最終把耶穌的神性去掉,他亦非由神派來的彌賽亞,他的死是一個政治計謀,基督教能成立亦因當時的羅馬巡撫彼拉多所杜撰的新約聖經及耶穌的門徒四處訛稱耶穌復活以致。Berkoff 自己也承認這樣重構並沒經過任何考證而只源於看過Schonfield的The Passover Plot一書後而作出“創作",他相信反正信念都由主觀意願而令其自我實現。其實過往已有不少戲劇以重新詮釋甚至扭曲聖經故事作為創新的嘗試令不少信徒感到被冒犯而群起攻之,致令非信徒視信徒的反應為狹隘和過敏。然而,此劇在重構時帶進明顯的猶太教及錫安主義的思想,那又是否繼續可以平常心去觀賞此劇呢?又或令人再反省到,戲劇的寫作、演繹及觀賞,真的可以擺脫自己的前設,站於抽離和客觀的視點嗎?

撇除內容上對基督信仰的扭曲與冒犯,在戲劇藝術上此劇倒有不少可觀之處。例如作者藉大祭司該亞法的對白對宗教領袖的偽善的控訴便擲地有聲。而撒旦的長篇獨白對人性的黑暗面描述更是淋漓盡致。相比近代的戲劇傾向將戲劇動作收於潛台詞中,此劇將人心細緻地以詩體呈現,令人期待演員的念白、形體、台位及舞台效果能澎湃有力地呈現文本的重量而非淪為陳腔濫調。

洪七
上市公司董事



Related Posts:

《聖訴》劇本閱後感(六)
《聖訴》劇本閱後感(六)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聖訴》劇本閱後感(五)
《聖訴》劇本閱後感(五)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聖訴》劇本閱後感(四)
《聖訴》劇本閱後感(四)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