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劇本閱後感(三)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曾經接觸過幾位囚犯,沒有什麼交流,只是提供一些醫療服務。這是我唯一親身接觸囚犯的經驗。殺人、犯法、監禁已是很普遍的電視電影題材,但對一般人而言,仍是既熟悉又事不關己的事情。

某些囚犯,在懲教處的職員看管下,可以到外面接受醫療服務,有些「重犯」則不能「出來」,所以只可提供「外賣」。懲教處的職員有禮地開鎖,又鎖上,又開,又鎖,我經過了多少門呢?不知道。重重深鎖,Iron是也。「重犯」有幾重呢,我也不曉得,只知他們對我都是恭恭敬敬。

只有一個,我知道他犯了什麼罪,他是已自首的殺人犯,因還未審判,所以陪同的是警員。事態嚴重,要清場。細小的房間只有我、他和兩位警員,氣氛令人窒息,情況尤如劇中女兒Josie最後與母親Fay見面的那個場面。脫去蒙面的黑布袋,解開手銬坐在我前面的是一個中年男人,看來很沉實,說話細聲有禮,我一邊戰戰兢兢地做,一邊在想究竟什麼令到眼前這個人要殺人呢?有什麼令到一個人從此就背負著「囚犯」的身份?

Rona Munro的劇本就是有本事令你不停追問這些問題,彷彿那人就在你跟前一樣,令人喘不過氣來。尤其當Fay殺了的是自己心愛的丈夫,Munro對兩母女見面時的描述就令我有著跟Josie一樣的期望:Fay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苦衷,是不是被丈夫虐打,是不是出於自衛?雖然跟守衛Sheila說的一樣 ―― 這可能幫不到什麼而謀殺的確是錯,但也許我和Josie、和Sheila也需要一個更合理,更有人性的藉口,好讓自己能好好面對眼前這個終生也是「囚犯」的媽媽。

囚犯所失去的除了活動的自由,還有自我形象,別人對自己的信任和與親友的關係。Fay被剝奪了與女兒見面的機會,十五年來一直孤獨地活著,直到Josie終於覺得自己有需要找她亦找到了她。面對著於人生路上迷失的Josie,為了要幫女兒脫離陰霾,Fay不得不再次回憶那不堪的過去。因為愛,Fay沒有選擇。因為Fay愛Josie,她只好再次關掉自己。從Josie最後的打扮,可見她仍愛媽媽,但Fay的罪確造成她倆之間永不磨滅的傷痕。

 

當年我的工作,對囚犯與一般人是有別,囚犯只會得到最基本最有限的服務,即使我願意付出,對方也未必批准。因為他是囚犯,所以他就不應該享受,不應該得到好的服務,他應該要一生受苦嗎?也許是。犯罪的懲罰是自由被剝奪,包括愛的自由。在編劇Munro親身與女囚犯的談話中,有一半的女子都不清楚她們在監獄是被懲罰還是教導(to be punished or to be rehabilitated)。太可憐吧!當守衛的George及Sheila就告訴我們別美化了囚犯。寫著想著,我又回到最初的問題,付上如斯代價,是什麼令到眼前這個平凡的人要奪去別人的生命?

鄭廸琪
職業治療師



Related Posts:

《關.愛》劇本閱後感(四)
《關.愛》劇本閱後感(四)
2011-12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關.愛》劇本閱後感(二)
《關.愛》劇本閱後感(二)
2011-12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關.愛》劇本閱後感(一)
《關.愛》劇本閱後感(一)
2011-12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