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羊》劇本閱後感(八)

讀完《山羊》這個發生在現實世界中的荒謬故事,心痛伴著Martin的「你唔明白」不停在迴響。

很多次的「你唔明白」,是你不明白為何我愛上Sylvia?是你不明白為何我愛她,愛到要跟她做愛?是你不明白我跟她之間的是愛而不是性?是你不明白我對Sylvia的愛跟我對太太Stevie的愛是同等的?是你不明白根本沒有人明白我嗎?

愛原來除了超越年齡、種族、性別外,還超越了種類(species)。
明白,不等於容忍;容忍,也不等於接受。

Edward Albee的《山羊》帶出並不是一場動物戀的討論,而是關於明白、容忍、接受的反思。

當以為Martin可以打破自己的框框及社會對愛的規範,就一定對性取向持開放態度時,事實並非如此。表面上Martin不干預同性戀兒子Billy的私生活,但從他跟朋友Ross談到Billy時的態度,到他衝口而出「死基佬」等負面字眼,就顯然有著不同的標準。Martin認為對Sylvia的愛需要用性來表達,而Billy對爸爸的愛則是一個帶著性意味的濕吻,Martin對Billy此舉的第一個反應卻是拒絕。

人類喜歡跟動物建立愛的關係:照顧、關心、撫摸、親咀或同睡;但Stevie口中「我地唔會屌佢地!」「人獸交變態佬!」就指出這種愛是有規範,這種愛只要不牽涉做愛,就不算背叛,就可以被容忍、可以被接受。

我們大概可以容忍一些超越規範的事:姊弟戀、師生戀、忘年戀、同性戀、甚至動物戀。容忍,卻不等於明白。可以容忍社會上有這些事發生,卻不等於接受發生在朋友、家人或自己身上。

愛有什麼標準行為,有什麼框架,有什麼可以,有什麼不可以?

遠離社會絕大部份人的行為是超出規範,是有別於常。智障的人是「異常地」出現智力及行為問題,天才也是「不正常」地優勝過別人。在Martin的圈子中,背叛伴侶是很平常的事,忠貞的Martin被朋友視為異常。離開了大眾的規範,可能有好壞,但未必有對錯。

活在社會建構的框架內,就算不快樂但很安全。Martin在大眾的框架內感到孤獨,出走了雖然找到滿足,卻要承受作為異族的壓力及後果。

不正常的行為常被稱為「病態」。同性戀早在《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DSM)中不被列為精神病;同性戀不再是病態,今天卻依然被視為異常。現今有法例及組織保障同性戀者,使他們得以被社會人士容忍,但要做到真正的共融,需要的是大家的明白及接受。

Edward Albee 給了《山羊》一個小題 ── notes towards a definition of tragedy。Tragedy源自希臘文trago-aodia,原意解作goat-song。這是一個關於山羊戀歌的悲劇,山羊最後成了祭祀,是悲劇的終結,還是開始?

鄭廸琪
職業治療師



Related Posts:

《山羊》劇本閱後感(十二)
《山羊》劇本閱後感(十二)
2011-12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山羊》劇本閱後感(十一)
《山羊》劇本閱後感(十一)
2011-12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山羊》劇本閱後感(十)
《山羊》劇本閱後感(十)
2011-12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