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訴》劇本閱後感(五)

「Aloysius模式」崩塌

《聖訴》內,每個人都是輸家。Father Flynn賠上了名聲、事業;Sister Aloysius賠上的是自尊;Sister James賠上了理想;Mrs. Muller賠了兒子的前途……如果「申張正義」需要如斯代價,那我們應不顧一切地挖掘真相,還是維持原狀,好讓大家繼續享受心目中的安寧?這個問題,大多數人都可以憑理智去挑選答案,但執行的過程又是否能如理想一樣?

Sister Aloysius的失敗,在於她的傲慢。她久居自己堆砌出來的道德高地,冷冷地俯視身邊的人,看似堅守道德底線,卻不知這線已隨時代轉變,只因Sister Aloysius的時間滯留在二次大戰時期—她丈夫離世那年。她看不起所有跟隨時代轉變的人,期望所有人陪她停留在那個時代。她害怕被遺下,但越怕就越竭力去囚禁他人的靈魂。除了用自己訂下的戒律來約束學生們外,更有意無意地「教導」Sister James去追隨自己,甚至不惜出賣自己的靈魂來驅逐Father Flynn這隻引誘自己信徒們的「魔鬼」。結果Sister Aloysius卻使自己打破自己的戒律,親手毀了自己的「聖殿」。

其實Sister Aloysius還有很多的選擇,但每一條可行的路都被自己親手封死。她看似無可奈何,但壓根兒對自己的「判斷、經驗及直覺」自信滿滿,這條「別無選擇」的路其實是一個藉口,只是用來過自己那一關以及向Sister James和Mrs. Muller博得支持而已。Sister Aloysius未必是為了權力,事實上她自己都承認教廷一直都由神父們控制,走了Father Flynn只會由另一名神父繼續當她的上司,無論她怎樣做都不會獲得更大的權力。另外,Sister Aloysius更對Mrs. Muller明言,如果趕不走Father Flynn,她就會將Donald Muller這名「受害者」開除,即使明知會令這名小朋友升不了好的高中,而且會回到被欺凌的日子都在所不惜……總難令人相信她是真的為了小朋友著想吧?

由始至終,Sister Aloysius只顧着多年來塑造出來的自己,她忘了修女的職責是侍奉(她自己也說過,很久沒服侍過別人了),校長的職責是教育及保護下一代。她不肯理解他人,只要他人理解自己,她告誡Sister James別輕易相信他人,偏偏卻是她利用Sister James的純良來對她進行「教育」。她渾然不覺宮殿外的世界已翻天覆地,只固執地認為能憑一己之力能抵抗外間的一切,這種傲慢使她不信任、不接納所有人—這個時候,她的失敗已成定局。因為修女是需要無比的信心、校長則需要無比的愛心,而Sister Aloysius卻為了一己滿足,選擇成為一名剛愎自用的暴君。這種身份矛盾使她與本來的目的越走越遠,結果不單未能引領身邊的人接近神的恩典、慈愛及道路,反而變得著重外在行為及規範。當她終於認知到此路不通,無法達到理想中的結果,無力感使她不得不自我懷疑的同時,這座由Aloysius模式堆砌出來的宮殿終於崩塌。

耶穌說過,只有自命沒有罪的人才有資格向他人擲石頭,明顯Sister Aloysius以為自己就是那個人,可是她卻搞錯了她在Father Flynn事件的角色。大家需要的不是懲罰罪人的大天使米迦勒,而是一個能保護及引領下一代的修女及校長,僅此而已。

葉萬莊
劇場導演、演員、07年演藝學院導演系畢業生



Related Posts:

《聖訴》劇本閱後感(六)
《聖訴》劇本閱後感(六)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聖訴》劇本閱後感(四)
《聖訴》劇本閱後感(四)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聖訴》劇本閱後感(三)
《聖訴》劇本閱後感(三)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