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訴》劇本閱後感(四)

我們相信甚麼?

同流前作《製造基督》藉重新演繹《聖經》故事,把耶穌塑造成一個誓要改造社會的革命家,一個抗爭運動的領袖,形象有點似現今社運份子,繼而質問《聖經》,或主流解釋《聖經》的角度的真確性。在一些人看來,難免覺得劇本扭曲了神旨,甚至感到被冒犯了。我看《製》劇時,有一兩個觀眾中途離場。

今次《聖訴》,故事內容相對溫和,但主題引起的反思和情緒翻動並不亞於《製造基督》,因為它回歸更基本之事探討信仰的本質。本身非教徒,但亦深感宗教影響力之廣,小至朋友事無不感恩,感激神幫助自己渡過生活及工作難關;大至某些意見領袖或組織於公眾場合(包括無遠弗界的互聯網)發表言論和動員。同時有些宗教朋友不拘泥於儀式,甚至積極參與政治,站在弱勢一方對抗保守強權,表示這才體現上主的愛,因為當年耶穌也是因為反抗腐敗的宗教制度才被釘上十架。

為探討信仰本質,《聖訴》也自然包含了傳統與現代的對立。劇本的時空定在1964年的美國,石牆事件還未爆發,同性戀還被視為精神病的年代,為劇本鋪墊了張力。故事以同性戀作引線切入和演進,當中充滿了不同形式和不同原因而引起的懷疑(Doubt)。Father Flynn開首為信徒講道,解釋所謂疑惑及由此而來的絕望是人類共有的,共同的經歷,「所產生的共鳴可以和信心所產生的一樣強烈」。然後又有Sister Aloysius對Father Flynn的懷疑,懷疑他對校內唯一的黑人兒童Donald Muller做出傷風敗德之事。夾在二人中間的Sister James對自己的教學信念也有懷疑。最後一直以強勢姿態待人接物的Sister Aloysius也軟弱下來,懷疑自己侍奉主的方式,亦呼應了開首Father Flynn的講道—「疑惑係人類共同的經歷」。

表面看來,Sister Aloysius代表傳統和保守一方。她強調規範以匡扶基督信念,教導學生不帶私人感情,甚至嚴肅得食古不化,例如她不贊成學生用原子筆寫字、認為歌曲Frosty of Snowman宣揚魔鬼,是異端之作,以至把自己的懷疑當真,認定Father Flynn孌童,違背了主,誓要他離開學校。而Father Flynn則是相對開放。他講道時風趣幽默,面對學生平易近人,主動以愛感化他們,也接受流行文化。但是弔詭之處,或者劇本精彩的地方,在於二人各自滲透了開放與保守的特質,Father Flynn因着自己神父(男性)的地位,在教庭制度享受更平等,更自由的待遇。據說改編電影更加插他和其他神父設酒肉之宴,說他人是非,更讓觀眾嗅出保守制度的腐敗。Sister Aloysius雖然帶點右派的形象,但她為了貫徹主的信念可以比任何人更激進。她敢於挑戰教庭,保護快盲的Sister Veronica。為了體現基督之道,她不惜說謊威嚇她認為褻瀆了主的Father Flynn,為此而下地獄也不介意。劇本並無詳細交代Father Flynn有否敗德,只從Mrs. Muller口中間接道出Donald的性傾向,讓觀眾更專注角色的說話、行動及處境和背後秉持的價值。

《聖經》只是一種敍述。當抽象的信念來現具體的現世,由不同人去實現,可以是截然不同的結果。我們也可反思,一種信念是否需要甚麼先決條件?例如為何將會盲的Sister Veronica要被學校辭退?為甚麼一個盲人不能勝任宣揚基督的工作?時代不停幻變,教徒如何保證一種完全體現宗教信念的制度?依照制度還是挑戰制度的人更接近主的本意?或者信仰本身就有矛盾的本質,因為人並不完美,因為不同人的詮釋,因此才會引起懷疑。《聖訴》的宣傳標語—「在懷疑的同時,我們是否早已失去了相信的勇氣。」我倒認為—「沒有懷疑,就體現不了相信的價值。」

曾俊詠
書店職員



Related Posts:

《聖訴》劇本閱後感(六)
《聖訴》劇本閱後感(六)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聖訴》劇本閱後感(五)
《聖訴》劇本閱後感(五)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聖訴》劇本閱後感(三)
《聖訴》劇本閱後感(三)
2012-13年劇目, 閱後感 / 劇評

Comments are closed.